新EVA剧场版:终 观后感

一些看完之后的想法。

叙事

首先让我回忆一下,:终 这部剧场版,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开篇是5-10分钟的一段快速剪辑,将:序、:破、:Q三部的核心故事逻辑作了一番梳理,按照时间顺序从真嗣的视角回顾了驾驶EVA之后发生的故事,最后连接上:Q的结尾,真嗣在被父亲欺骗后再次目睹カヲル爆头,以及自己导致第三次冲击后彻底陷入自责和自我拒绝的精神崩溃状态。

自此正片开始。

正片的部分可以比较清晰的划分为4个部分:

  • 美里带领Wille取得Nerv欧洲支部的控制(利用物资修补二号机和八号机)
  • 明日香带领崩溃的真嗣和伪レイ回到被Willie保护的第3村,经过时间伪レイ领会了人类的感情,真嗣也在明日香等人的帮助下找回了自我融入了村子,最终在伪レイ当面的感谢与自爆后重燃对抗Nerv的战意选择回到Wille主舰
  • Wille做好准备后前往南极大陆黑之月阻止Nerv唤醒EVA十三号机引发第四次冲击,却因碇ゲンドウ的阴谋二号机被毁明日香被吞噬,主舰被感染成为了碇ゲンドウ自行补完计划的道具。第四次冲击正式开始。
  • 真嗣在众人无计可施时提出让自己搭乘EVA去阻止父亲。在マリ驾驶的8号机的帮助下进入到了碇ゲンドウ所在的神之领域并与之发生战斗、对谈后,解开父亲的心结,同时美里选择牺牲自己和Wille主舰以生成一把新的枪并经由マリ交到真嗣手上。于是真嗣通过和明日香、カヲル、レイ交谈后一一解除其心结后结束第四次冲击,回归正常生活。

这个故事逻辑上是和:Q比较连贯的,Nerv和Willie都为各自的信念战斗,主角真嗣的振作过程也比较通顺,伪レイ离开Nerv太久之后的自爆也符合逻辑。

伪レイ在第3村看到猫咪时的反应

一开始看的时候会疑惑为何在一个振作的过程花费将近1/3的片长。按照通常的电影结构,人物的振作通常发生一个小高潮之后的中后期,用相对不那么长的叙事完成角色的成长和升华,并为接下来的大高潮做铺垫。那么:终这里的长篇幅,其实可以放到整个新EVA剧场版四部曲里来理解,主角的内心在:序、:破中逐渐成长,并在破的拯救綾波那一段达到一个小高峰,此时的真嗣的内心的自我认知导演是借由美里之口喊出来的:“あなた自身の願いのために!”,随后这份认知在:Q中再一次遭受毁灭性的打击,真嗣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所做最终毁了一切。因此在:终中,在最后的高潮来临前,剧情最重要的任务是完成主角真嗣的内心重建、成长与升华。因此,这段最为平淡的乡村生活,其实是全片中最为重要的片段。

结局

看过全片的人大概都会对后半小时充满旧TV版25、26话的即视感,同样的线稿直接上屏,抽象的画面表现,人物内心的独白/对谈,最终人物从这样不断的内心剖析中走出自己的阴影,完成了和过去的和解与成长。这也让大多数人感觉,导演庵野秀明在新剧场版的结局中,依然走上了换汤不换药的老路。

而与旧TV版不同的是,这次的主角真嗣已经在之前的乡村生活中完成了自我成长,因此在结局中这部分是真嗣作为旁观者,引导大反派碇ゲンドウ从对ユイ的执念中走出来,再顺便把其他角色也引导解脱出来。

这样安排的好处是剧情可以引来一个相对合理的大团圆结局(除了美里和加持这对苦命鸳鸯)以外,更好的表达了庵野导演在旧TV版就试图传达的信息:走出困住自己的牢笼,融入身边的社会,才是成长的出路。

但这样安排的坏处也非常明显,观众难以和主角共情。对除核心粉丝以外的观众,作为一部机器人战斗动画,观众的期待是主角的胜利和反派被打败,而在最高潮的时候选择不是战斗而是谈话、传递不是胜利而是内心圆满的情绪、缺少反派被击败后的群众的欢呼和赞美,甚至对于大多数片中戏份较多但非主线的角色都没有一个交代,说好听点可以是反高潮式的剧情安排,直白点就是没能踩中观众情绪点和放弃了讲故事本身。

抛开上面说的这一点,结局是对于明日香、レイ等角色的升华部分的处理也过于仓促,由于前3部剧场版对于这些人物内心的矛盾的呈现非常少,结局部分只能强行插入一段回忆来弥补,再被主角用寥寥数语化解,颇有种被强行推动剧情的观感,这也是新剧场版本身在人物刻画方面的不足。

表达

如上文已提到的,大多数观众应该都会强烈的感受到导演庵野秀明透过这部作品想表达的核心思想。实际上片中除了线稿部分外还有大量的处理也是在辅佐核心思想的表达。

明日香对真嗣发脾气

男主角真嗣的振作,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明日香的对他发泄愤怒、伪レイ把自己感受到的村民的温暖传递给他,和最终男主自己参与到村子的活动中去,才走出了那个无限自责→自我封闭的怪圈。而走出自我封闭,回归社会,也正是庵野秀明透过旧EVA剧场版向无数的御宅们传递的思想。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只有回归到社会里才能真正感受到,也才能治愈内心的伤痛。

而在男主父亲碇ゲンドウ的桥段,影片表现他放下对ユイ的执念,用的方法是“下车”,离开了那个从旧TV版就一直存在的象征着封闭内心的电车车厢。而从这一段开始出现的线稿、偶尔出现的实拍画面,以及结尾处让マリ和真嗣手拉手从现实生活中的宇部新川駅奔跑出去的画面,更是几乎是要把那句话拍在观众的脸上说:“影片要结束了,快回到现实中去吧”。这个在旧EVA剧场版中就被用过的打破第四面墙的手法,到了新剧场版里,庵野秀明把它用得更克制了,也更自然了。

我甚至觉得,:终 的结局故意不讲述第3村的结局,不讲述其他角色的后续,也是庵野秀明故意为之,意在表达主角们都从EVA毕业了,观众的你也别再留恋于故事里的那些传统的Happy Ending,快从EVA毕业吧。

这种处理手法从传统意义上看不能认为是好的,将传递导演的个人表达凌驾于讲故事之上这件事情本身就属于本末倒置。但因为这是EVA,或许也就可以接受吧。

人物

新剧场版对于人物的设定、刻画都和旧TV版截然不同。旧TV版的EVA更像是一部群像剧,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缺陷和伤痛,在最后的补完计划里这一点也有比较多的画面描写。

而新EVA剧场版则更多是一部属于主角真嗣的自己的电影,故事的核心始终是真嗣的内心成长,相比之下明日香、レイ、美里的人物塑造就相对扁平。明日香的过去、对加持的感情都被浓缩到了结局的那一段短短的回顾里,レイ的所有情感都被明日香的那一句“你这个系列对于真嗣的好感都是程序设定好的”钉死了,唯一有价值的只有在第3村的对自我存在价值的领悟(当然这也是为了让男主振作),美里在旧TV版里是一个和真嗣相互映衬的相似的存在,对父亲的感情和与加持的恋情也让这个人物非常立体,可在新剧场版里,只有:终里有一个画面表现和加持永别,其他则完全砍掉了。

幼年明日香

这样的处理导致全片绝大多数伏笔的价值都没有得到最大化的发挥,美里与儿子的这层关系,本应该成为美里牺牲时最让人动容的点,但因为没有很好的铺垫,也就没能留下很深影响。鈴原トウジ与妹妹サクラ,虽然人物关系在:Q里就有表现,但实际对二人关系的描写只有サクラ读到转递来的トウジ的信时的一个抽泣的背影,略显力道欠缺。全片看下来,鈴原トウジ和相田ケンスケ几乎完全沦为说明设定的工具人。

而在人物设定上最沦为工具人的莫过于眼镜娘マリ。绝大多数EVA角色,或和男主有各种羁绊,或有自己的缺陷,而マリ从人设上确实一个几乎完美的角色,乐观、努力、能力强,这样的角色在一般作品里,往往作用是一个做参照系的配角,不过多介入主角们的成长。因为这样的角色本身是没有成长空间的,观众在看的时候,非常难将自身代入进去,而这样的角色出现在主角身边,也会很大程度的弱化主角本身的努力给观众带来的感动。大多数日本动画里即使有这样的角色,也会给人物配上意想不到的反面,造成性格反差。而新EVA里呢,マリ从一开始就是能打+乐观鼓励男主,这样的角色定义直到大结局也几乎没有变化,给人感觉已经脱离真实人物,而更像是超脱世外的神仙角色了。安排这样一个角色,我只能理解为是在:破开始后的令人绝望的剧情下,要走向一个新的大圆满结局,导演不得不增加的主角团光环。

遗憾

新EVA剧场版四部曲到这里就完整结束了。但不得不说,剧情上给我们留下的坑依然数不胜数。尤其是破和Q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完全对应不上的预告片,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新剧场版2.5这样的东西。

而单就:终 来说,这次的制作里3D的大量使用不得不说带来了非常多的问题,最基本的问题就是,3D建模非常粗糙,3D动作场面仿佛没有物理引擎。第四次冲击时出现的巨大的3D的綾波レイ的头,和旧剧场版相比,不仅没有恐怖感,还特别假,像超市里假模特的头。3D的2号机和13号机的打斗画面中,房子被击中后的动作居然是像纸盒子一样飘飞。不禁让人担心3D的预算是不是没给够。希望在BD版中,这部分的画面可以得到修正或者是重制。

此外大结局里明日香的去向也是个谜。在最后的车站画面,在真嗣、マリ、レイ、カヲル都出现的情况下,居然唯独漏了明日香,真的非常无法理解。总不能说因为明日香是个欧洲人所以被送回巴黎了吧,那マリ也是欧洲支部的啊为啥就能牵着男主角的手撒狗粮呢。

最后不得不说真嗣和マリ这个根本不存在的感情线,到结尾突兀来一个狗粮,也是非常奇怪的。

就这些。其他想到再补。

Xiao Xiao

Xiao Xiao